淘宝刷信用
淘宝刷信用
淘宝提高销量
网店刷信誉平台
淘宝地推单

网店刷信誉平台 - 港大不再承认学生会校内角色

时间:2021-07-15 来源:
联系电话:15707385001,微信:ttdt00,--- 港大不再承认学生会校内角色

  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日前通过所谓“悼念刺警案疑犯”议案,此事连日来在香港社会持续发酵。

  “感到发指”

  13日,香港大学宣布不再承认港大学生会作为独立注册社团以及它现有在校内的角色。港大会按大学程序严肃调查学生会评议会事件,并根据调查结果对涉事学生进行进一步处理。校方将设立专责团队,协调和处理学生的各类事务,保障正常的学生活动不受影响。港大再次强烈谴责学生会评议会早前通过“悼念刺警案疑犯”的议案,批评这是公然美化暴力的严重不当行为,挑战社会道德底线,损害整体港大社群的声誉和利益。

  13日,身为港大校监的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对由各学生组织代表组成的评议会一致通过悼念及致敬刺警案暴徒,“感到发指”,无论作为特首、港大校监还是普通市民,她都对事件感到非常愤怒,也为大学感到羞愧。林郑说,虽然评议会已收回有关议案并致歉,但大学应继续跟进并采取行动,至于使用何种方法应由大学决定;如果警方认为有执法空间及需要做出调查,也可以跟进,但她自己不会介入事件。此前,港大校委会主席李国章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校方已邀请警方国安处调查学生会评议会是否违反香港国安法,校方也会审视是否开除有关学生的学籍。

  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会)副主席邓飞13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除了可以参与到学校校务委员会外,港大学生会并没有其他什么特殊地位。香港高校学生会并不具备像内地大学学生会所谓学生领导干部的地位,只是一个服务机构而已,不过因为学生会历史比较悠久,很早就成为一个法定的独立社团,加上港大历史悠久,造就了它的一种“相对比较优越的历史感”。邓飞说,如今港大不承认学生会作为独立社团的地位,意味着港大校务委员会或校董会可以合法拒绝学生会人员参与到校务工作中,包括拒绝他们加入咨询架构;各个级别的校务管理委员会可以拒绝他们的参与。对于学生会中发表声明的学生干事,可以采取纪律调查程序。

  港大学生会已撤回议案

  港大学生会评议会7日晚通过“悼念刺警案疑犯”议案,在香港社会激起强烈愤慨。保安局发言人强烈谴责美化及英雄化企图谋杀警员的冷血行为,认为“歌颂并鼓吹悼念孤狼式恐袭的凶徒,无异于支持和助长恐怖主义,是违反人道及与市民为敌,将令人齿冷的凶残行为形容为所谓牺牲并作哀悼,更是颠倒是非及试图蒙蔽市民”,严重危害公共安全。9日凌晨1时许,港大学生会会长郭永皓等人举行记者会,就事件向全港市民及同学鞠躬道歉,称“为表歉意,评议会撤回有关哀悼死者的议案,学生会干事将立即辞职”。港大文化联会、体育联会及学社联会随后发表声明,承认属下部分参与会议的代表“在误解之下没有保持中立,深感抱歉”,又称所有代表已辞退有关职务,“和港大学生会评议会再无关系,而各联会评议会和学生会评议会亦无从属关系”。11日,港大学生会医学会也在脸书发表“割席声明”,退出港大学生会评议会事务,并表示反对“哀悼议案”,还说当天通过议案时医学会的代表不在场,没有参与默哀、讨论和投票。声明批评评议会以港大学生会名义捆绑所有属会就校务议题进行统一表态,扼杀医学会的少数声音。

  即便如此,社会仍对港大学生会的做法表示忧虑。9日,8所资助大学及演艺学院的校董会主席公开发表声明,谴责恐怖主义及暴力行为,促请各方停止煽动仇恨、美化暴力的言论,以免学生被仇恨所驱动走上歧途。13日,民间团体“保卫香港运动”到港大门口请愿,促请尽快开除悼念恐袭者的学籍,“踢搞事者出校”。

  “黑暴”余毒须完全清除

  此前在今年4月30日,港大校方发表公开声明,强烈谴责港大学生会频繁的偏激言行。为厘清与学生会之间的法律责任,校方还对学生会做出实质性处理,包括决定不再代学生会收取会员费用、不再为学生会提供财务管理服务以及收回学生会会址及其他设施的管理权等。不过据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冯炜光介绍,港大学生会拥有多项业权资产,单是星巴克每年的租金就已经超过百万元港币。港大校方收回学生会会址及管理权,学生会自然不再有权力收租,但财力仍然十分雄厚,连民主党、公民党等反对派政党都望尘莫及。冯炜光透露,港大学生会1984年就已拥有700万元港币蓝筹股。所以,港大学生会只是财力受损,并没有到无法维持的地步,还有继续乱港的“本钱”。13日,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称收到校方通知,校方决定新学年起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

  “大学不容再成恐暴温床”,香港《星岛日报》以此为题发表社论称,近日从官方到民间斥责美化暴力的声音此起彼伏,但港大学生会评议会“将英雄化恐袭的信息广传,带有强烈煽动意味”,明显抵触社会是非价值,与用人肉炸弹滥杀无辜的恐怖主义行径已无分别。在法律上而言,他们将恐袭正义化,等同鼓吹这种行为,已涉嫌触及香港国安法的红线。此事反映“黑暴”在大学留下的余毒仍未完全清除,极端主义有可能死灰复燃。文章说,要防患于未然,校方必须持续坚守法治防线,严厉对待激进学生的越轨行为,必要时要求执法部门协助,“只有这样,才可避免大学再成为恐暴温床,令更多学生受害”。【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 环球时报记者 陈青青】

原标题:学生会评议会“哀悼”袭警暴徒,港大:不再承认学生会校内角色